您现在的位置:普思娱乐六合彩资料 > 六合彩特码资料 > 人民网广西视窗

人民网广西视窗

2018-02-13 06:28

  尽管国家三令五申,贩卖和赌博“六合彩”属违法行为。但宾阳县仍有人对此置若罔闻,他们同外地不法分子勾结起来,运进、存储大量非法印制的“六合彩”特码资料,然后批发到宾阳周边各地,形成地下批发销售“一条龙”,从中赚取利润。近日,记者多次深入调查,并将情况报告警方,警方一举端掉了一个“六合彩”特码资料窝点。

  宾阳县宾州镇临浦街,是该县比较繁华的商业街,然而,就在临浦街的173号和177号两间民房里,暗藏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一个“六合彩”特码资料地下批发窝点就隐身于此。其中173号为张某所住,177号则为一名算命先生租住。

  据知情者称,张某以前靠摆地摊卖旧书为生,后来他见当地“六合彩”生意兴隆,便把目光转向非法贩卖“六合彩”特码资料上。他从外地进货,然后把这些货转手卖给他人,从中赚取差价。

  一段时间以来,每天一大早,前来张某家购买“六合彩”特码资料的人络绎不绝。随着张某的“生意”越做越大,不断有新顾客来找张某买资料。经了解,这些人主要来自马山、上林、都安以及宾阳等地,张某家也逐渐成了远近闻名的“六合彩”批发中心。

  为掩人耳目,张某将所有的“货”全部用大纸箱装好,外面再用编织袋封上,还专门请了两名50多岁的马仔负责运送。张某的“货”大都是晚上或凌晨从外地运来,“货”到后,张某把主要部分搬到自己家里,少数则搬到相邻的177号房算命先生“张四公”家里堆放。

  “最让我们气愤的是,每天早上6时至7时30分,从张某家那边就会传来敲门声或喇叭声,连我们住在30米外的地方都听得见——这都是那些从各地赶来‘进货’的人。有一些新来的人,由于不熟悉张某家,经常拍错门,还把门拍得‘砰砰’响,严重影响他人生活。”知情者气愤地说。

  10月24日上午6时,记者以找“张四公”算命为由,来到177号门前守候。

  就在记者蹲守期间,不时有人来到177号门前打听,原来他们是找“张四公”算命的。记者等到上午7时30分,因没有发现有人来交易,只好离开。

  11月5日是宾州镇的圩日。当日早上7时许,记者再次来到临浦街177号门前守候。约过了15分钟,一名年约30岁的女子拉着一个行李车来到173号门前。她敲了敲门,屋里走出一名老太太,老太太警觉地往四下里张望一番后,让该女子把车拉进屋里,然后“哐口当”一声,把外面的铁门关上。

  半个小时后,173号房门再次打开,该女子走了出来。此时,她的车架上多了两个沉甸甸的纸箱。随后,又先后来了几名驾着摩托车的男女,他们直接把车开进张某家中,出来时无一例外地在车子的后箱或后架上多了几个纸箱,然后很快离开。

  过了一会儿,老太太从173号屋走了过来,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记者。记者上前与她搭讪说,自己是来找“张四公”看风水的,不知“四公”是否在家。老太太听后,便放心地回答说,“四公”早在凌晨5时就被人用车接走了。

  7时30分,一辆座位旁挂着白色酒壶的三轮摩托车从“上林车站”(当地人对宾州镇吉通运输公司的习惯说法)方向驶来,驾车的是一名50多岁的男子。听到车响,张某从屋里出来,与该男子耳语了几句,两人从屋里抬出几件大纸箱放到车厢里,随后该男子开车沿原路返回。记者急忙转身跟踪,但该车转了几个弯后,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知情者透露说,前面出来的那名老太太便是张母,她是专门帮儿子放风的,如果发现有“不对劲”的情况,就立即给儿子通风报信。驾驶三轮摩托车和骑自行车的那两名男子,便是张某请来的马仔。

  10时左右,一个老人从财政局外面的公路走了进来。当地人告诉记者,此人便是“张四公”。记者跟“张四公”寒暄几句后,跟着他进了屋。在后面一间房间,记者发现该房门被反扣,从门缝看进去,房间的地板上整齐堆放着1米多高的纸箱。

  11月6日早上6时30分,一名记者再次来到177号门前“找张四公算命”;另一名记者则到“上林车站”斜对面的小巷子出口处守候。

  7时30分,守侯在“上林车站”斜对面小巷出口处的记者看到,一辆从上林驶来的普通客车停在记者对面的公路边,从车上下来一名身穿褐色短衣的女子,该女子拉着一个行李车,径直走进斜对面的小巷里。

  7时50分,守候在小巷子里的记者接到守候在177号房的同事发来的手机短信,称有一名拉着两个大包裹的女子从173号房出来了,朝“上林车站”方向的小巷走来。约3分钟后,记者发现该女子拉着行李车从巷子里出来,原来该女子正是刚才从客车下来的那个。

  该女子来到临浦街十字路口,把包裹搬上一辆三轮车后,往东急速驶去。记者赶紧叫了一辆三轮车紧随其后。由于路上车辆很多,扰乱了记者的视线,该女子所乘的三轮车“时隐时现”。在跟了两个路口后,记者前边的几辆三轮车分别驶往不同方向,当记者通过路口时,该女子所乘车辆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轮车司机告诉记者,前面路口有两个客车站,一个是通往南宁方向,另一个是通往宾阳县各乡镇方向。无奈,记者只好返回“上林车站”斜对面的小巷口继续守候。

  7时58分,记者再次接到守候在177号房前的同事发来的短信,称有一名身穿绿色短袖、骑着一辆红色女式自行车的老年男子驮着一件大纸箱从张某家出来后,往“上林车站”方向的小巷去了。几分钟后,记者果然看到,绿衣男子来到了巷子口。他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后,骑上车拐往临浦街西面而去,记者紧跟其后。该男子拐了两个路口,来到中和街一家银行旁边,往右一拐进了一条小巷,然后来到一所民宅前,推车走了进去。

  该男子进入的是兴仁街×16号,这是一家杂货店。杂货店门口,有两个年轻男子蹲在那里聊天,路边停着一辆三轮车。记者发现,这条长不足100米的小巷子,两边零零散散地摆有10多个摊位,上面摆卖的都是各种“特码资料”,有数十人正围着这些“特码资料”摊谈论不休。记者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的摊上买了一张单页的“特码资料”,要价是5角钱。

  记者在小巷子里走了几个来回,发现这条小巷是连通兴仁街和枫江街的,有三四个出口。为便于观察,11月6日上午8时40分,记者再次来到小巷对面的一家米粉店。借着用餐机会,记者向米粉店的女店主打听这里的情况。女店主告诉记者,这条巷子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往,都是买卖“特码资料”的。一名正在吃粉的卷发年轻男子说,这里的情况“已经上过好几次电视了”。

  8时50分,记者发现摆买“特码资料”的小摊都不见了,路上的人也少了许多,便问女店主是怎么回事。女店主说,每天上午9时,都会有民警到巷子里来检查。卷发男子接过话头说,每天早上这一时段,这条小巷子里主要是买卖“特码资料”,到了中午和晚上则以赌博为主。

  当日中午12时30分,记者再次来到连通兴仁街和枫江街的这条小巷子里,发现这里非常热闹。路边摆了10多个赌博摊点,参赌的围观的有上百人。“买啊,快来买啊。”一男子大声吆喝着。记者看到,有些赌博摊点赌扑克牌,有些则是摇色子比大小。中午时分,有不少中小学生模样的孩子从这里走过,有的还在站在赌博摊点前观看。

  9时20分,记者再次在“上林车站”斜对面的小巷口,发现绿衣男子推着自行车从小巷里出来——这已是他当天第二次到张某家“运货”了。该男子刚出巷口不到10米,车架后面的一个纸箱掉了下来。记者趁着上前帮忙的机会,问该男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该男子连忙掩饰说“里面装的是课本”,然后由临浦街路口,往中和街方向走去。记者跟在后面,发现该男子拐进中和街与枫江街之间的小巷后不见了。

  知情者告诉记者,这条小巷正是宾阳县有名的“六合彩特码资料一条街”,每逢圩日,这里热闹非凡,有上百人到这里购买“特码资料”,这条巷子摆卖的“特码资料”有80%是由张某提供的。

  11月7日早上,记者接到相关信息,称张某于当日凌晨5时,又从外面拉来一车“货”,张某把这一车“货”全部搬进了自己住的173号屋里。

  当日早上6时30分,记者再次来到“上林车站”附近的小巷口守候。然而记者一直等到上午8时,也未见到此前来买“货”的那名女子出现,另一名骑自行车送“货”的绿衣男子也未出现。8时20分,一辆座架上挂着白色酒壶的三轮车从“上林车站”斜对面的小巷里驶出来,驾驶该车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男子;车厢上坐的,正是记者多次看到过的那名绿衣男子。绿衣男子身边还堆放着好几个绿色编织袋,随后该车沿临浦街—中和街方向走了。此后,记者来到小巷的另一个出口的街道观察,但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未见有“运货”的车辆出来。

  记者觉得时机已成熟,决定向公安机关报案。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宾阳县城南派出所(以下简称城南派出所),指导员张正达听到记者反映的情况后十分重视,当即表示派民警前往张某家搜查。

  12时10分,记者和城南派出所的两名民警乘车赶到临浦街张某家。民警首先进入172号,这是一所平房,门开着。经仔细检查,民警并未发现“特码资料”。民警正在疑惑间,正好看到绿衣男子推着自行车从173号屋里出来,车后驮着一个大纸箱。

  突然看到民警出现在眼前,绿衣男子顿时傻了眼,神色也变得紧张起来。民警询问他,他也不敢回答。一名民警立即打开该男子车上的纸箱,一大沓印刷着各种动物图案的纸张露了出来——全部是“特码资料”!

  民警让绿衣男子把自行车推进173号屋里,把纸箱放到地上。民警用方言询问了该男子后,便随他上楼,记者则守在一楼下面。这时,一名老太太从屋里走了出来,她看到有民警来到自己的家,又看到记者正在拍摄屋里的“六合彩”资料,顿时慌乱起来,又回到屋里。

  “上边的‘货’真是太多了。”民警小黄走下楼来对记者说,他径直走到门口,把大门关好。记者随着小黄直奔四楼。在四楼走廊里,记者远远看到一间卧室门口,坐着一男一女。记者走进卧室后,被眼前看到的景象震惊了:整个卧室摆满了各种封面花哨、色彩鲜艳的书籍,全都是那些“彩民”们奉为秘籍的所谓“特码资料”!民警一边搜查,一边打电话向领导汇报情况,并请求所里派人派车增援。与此同时,记者看到该男子和女子用当地方言嘀咕了几句后,后者立即从抽屉里拿出厚厚一大沓大额钞票,放在腰间。

  经过搜查,民警随后又在四楼的另一间小屋里发现了很多纸箱,其中一个纸箱里也装有不少“特码资料”,估计有数百张。一名民警告诉记者,这里装订成册的“六合彩”资料有1000多本,至于那些单页的更是多得没法数。记者在四楼还看到,卧室门口的桌子上摆放着身份证、现金、计算器以及几个小笔记本。从那张身份证上,记者看到该男子叫张××,是宾阳县宾州镇人。

  随后,城南派出所指导员张正达和另外一个民警也赶到现场。他们还叫来了几个民工把装有“特码资料”的大小纸箱全部抬下楼,然后装上警车。记者数了数,民警从张某家共查出“特码资料”30多箱。这些资料,警方共动用两辆警车和一辆三轮车才装完。随后,警方将张某和绿衣男子一起带走,当记者试图查找刚才那名女子时,发现她已不见踪影。

  城南派出所指导员张正达告诉记者,此次收缴的“特码资料”将交给上级部门统一销毁,他们将继续调查此事,从源头上斩断张某的进货渠道,遏制“六合彩”在宾阳蔓延的势头。(完)

推荐笑话段子